CN|EN

INNFOS联创朱梓鸣:INNFOS如何用8年的时间填补国内柔性执行器空白?

[ 亿欧导读 ] INNFOS在今年五月份的2019全球智博会中发布了一款可以自如运动的机器人,这款机器人由INNFOS和Cloud minds两个团队组成,并且分工明确。
INNFOS联合创始人,柔性执行器,智能制造,服务机器人

今年5月份波士顿动力公司发布视频展示人形机器人Atlas过独木桥,其可通过自主规划在狭窄的地形上行走。网友们在感叹机器人技术的飞速发展的时候,更多的机器人行业的从业人员却在攻克能够让机器人灵活运动的一项关键技术——柔性执行器。在国际上波士顿动力机器人、NASA、日本阿西莫机器人等公司掌握了该项技术却不对商用市场开放,而国内大多依靠进口,鲜有国内企业能够掌握这项技术。

INNFOS在今年五月份的2019全球智博会中发布了一款可以自如运动的机器人,这款机器人由INNFOS和Cloud minds两个团队组成,并且分工明确。INNFOS负责机器人本体和运动性能,优势在于创新并扎实的底层硬件技术;Cloud minds负责云端互联,优势在于通信技术及云端大脑。

其中,INNFOS研发团队隶属于前沿驱动(北京)技术有限公司,成立于2011年,多年来一直专注于高性能机器人的智能柔性执行器研发。2011年成立研发团队,2014年正式成立公司,到了2016年8月,INNFOS参加第二届IPRC知识产权创新创业大赛。300个项目,3轮厮杀,历经60多家投资机构,100多位投资人,最终INNFOS机器人荣获冠军。在新品发布之前这家公司很少在媒体露面,这次我们便揭开这家公司神秘的面纱。

在质疑与艰难中前行,4年的厚积薄发终于百炼成钢

智博会发布的XR-1由「XR尖端机器人实验室」历时16个月研发完成,这个神秘的实验室成立不到两年就完成了XR1的研发。并且两个团队强强联合,共同打造5G时代的杀手级应用——5G云端服务机器人

在发布机器人XR-1的同时,INNFOS也发布了 SCA智能柔性执行器。XR-1智能服务机器人,每个关节都由智能柔性执行器(SCA)搭建而成,可真正实现人机交互。而这款智能柔性执行器是填补了我国在高端机器人领域的技术空白,为中国机器人底层伺服技术的发展奠定了技术基础。INNFOS潜心研发,将底层伺服驱动、高精度编码器、新型伺服电机、高精度减速器等核心技术进行了创新性设计与研发,从机械结构、核心算法、加工工艺等多个方面实现技术突破,完成了新型智能化柔性执行器的研发。

很难有人想到,INNFOS是一家成立仅仅8年的公司。而创立INNFOS的三个人来自不同专业、有着不同的经历,仅仅是因为对机器人的热爱而相聚在一起。抱着“极客”的心态,只为生产出酷炫的机器人,但是市场的现实让他们不得不理性规划未来。INNFOS联合创始人朱梓鸣告诉亿欧:“在我们真正进入到这个行业的时候发现了这个行业存在的很多问题,同样也是我们工程师在做机器人所面临的最大的痛点是:我们想做一个与人同等比例同时具有高性能的机器人,最大的难度不在于软件而在于硬件,我们要做到高速度、高精度的同时要做到高集成性。”

每一项技术的突破,背后的辛苦都不尽相同。朱梓鸣告诉亿欧:“很多行业内专家告诉我们,我们想要达到这样的技术至少是百人以上的团队并且要花费5、6年以上的时间。”但是,INNFOS依靠着不足20人的技术团队,拿着不足20亿的融资不断地坚持,最终迎来了曙光。

朱梓鸣告诉亿欧:“为了提高效率,租了一个两层楼:楼上是研发,楼下是机加工设备。上午设计出来,下午就可以把元件加工出来,效率很高;为了节省成本,我们买一些二手的元器件,但我们依旧斥巨资买了机加工设备,很少有初创的实验室做这样的事情。”

服务机器人的带来还要很久,难道柔性执行器便别无它用?

在INNFOS成立初期,他们发现在市面上根本买不到这样的智能柔性执行器。朱梓鸣告诉亿欧:“不管是国内还是国外,我们根本买不到。哪怕这个东西很贵,我们愿意花高昂的价格,我们想学一学,但真的买不到。”

在多方求购无果后,INNFOS夙兴夜寐打造柔性执行器,现在INNFOS有底气说“不怕模仿”?朱梓鸣告诉亿欧:“我们并不害怕任何一个公司或者个人去仿我们的执行器,因为我们知道这个真的是需要花很多的时间去磨合里面的细节。其中包含着很多加工的细节,如何安装、用什么油以及对材料的热处理,我们把这些事情已经做到极致了。其他公司只能是追着你,却做不到你的品质。”

工艺精湛且价格低廉,让其应用场景更为广泛。朱梓鸣告诉亿欧:“我们在生产这款产品的时候定了一个基本的目标,就是要达到我们的理想状态下,我们的产品必须要实现三个最大的特点:第一就是高度集成,第二就是要具有柔性功能,第三要成本低,我们希望这款关节是所有人都买得起,而不是高高在上。”

我们都在期望有一天具有高度灵活性的机器人能走进寻常百姓家,陪我们逛街、给我们端茶递水的机器人在近几年想要广泛应用依旧存在难度。但是,柔性执行器不仅仅可以应用在服务机器人身上,但凡需要灵活运动的机器都可以应用到这项技术。目前,INNFOS的智能柔性执行器现在就可以为为很多行业解决问题。朱梓鸣告诉亿欧:“在很多特殊领域的机器人是真能解决工作当中的问题的,我们现在推出机器人可以商场、银行或高端社区都可以真正地实现落地。”目前,INNFOS已经与日本一家大型餐饮公司合作,他们要解决的最基本的问题是要把厨房做好的饭转身端到前台。虽然是简单的一个动作,但是却可以帮助这家餐饮公司解决用工问题。

柔性技术仅是千里之行第一步,智能制造道阻且长

德国提出工业4.0以后,中国也在积极推动“中国制造2025”,但是中国的制造业与先进国家依旧存在较大差距,核心技术与高端设备对外依存度高,企业的自主创新能力不高等。工业机器人是构建智能制造的必要装备,而柔性执行器仅仅是机器人生态中的一个链条。

根据智慧芽发布的《中国智能制造行业白皮书》中数据显示,2015年全球制造业机器人平均密度为69,韩国高达531,日本与德国仅次于韩国为305和301,而中国的工业机器人密度只有日本的七分之一左右。因此想要实现“中国制造2025”,工业机器人行业的快速发展势在必行。

INNFOS的柔性执行器是机器人的底层技术,下一步的工作将是软件开发与完善。朱梓鸣强调:“我们这几年除了硬件部分,实际上有相当一大部分的精力也投入在软件的开发和软件的完善。现在我们已经设计出一套软件,它既可以在电脑上运行又可以在手机上控制机器人和demo。”

想要达到智能制造并不是简单地做好机器人的软硬件就可以实现,要有气魄去迎接更加艰巨的挑战。朱梓鸣认为:“工业4.0对于全世界的机器人,不管是工业还是服务机器人最大的改变就是网络化。其次是智能化,在这方面我相信中国发展最快,而且未来很可能是领先全世界的。”

对于智能制造,INNFOS也在不断地准备,希望打破机器人行业几大巨头垄断的局面。朱梓鸣告诉亿欧:“我们想要在行业内具有更好的知名度,能够在机器人行业拥有更广阔的天地,我们有着这样的规划:首先,对于研发的重视是我们一直不变的,在未来我们依旧会把非常大部分的收入放在研发上,持续增加我们的技术壁垒;第二,真正进入大规模量产之后,我们要提高产品的质量稳定性,完善我们的售后服务体系。 ”

其实每个人都在等待着机器人能够遍地开花的那一时刻尽快到来,机器人行业中的每一家公司都不愿错失这个最佳时机。未来的十年是初创企业蓄力的十年,更是让中国工业翻天覆地的十年。智能制造还在路上,中国任何一家机器人企业都不能停止前景的脚步。